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约炮熟女王姐

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很多细节我已经难以记清,但事情的大体步骤在我脑海里还是很清晰的,毕竟这几年来我时时会想起她,时时会回味那晚上心理和身体上的感觉。她是与我发生性关系的女人中年龄差距最大的一个女人,也是迄今为止我肏过的女人中年龄最大的,那年她已经45岁了。

  14年的时候微信还在急剧扩张,像“附近的人”、“摇一摇”、“漂流瓶”等功能还很“香”,用的人也多,当然了多数人的目的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那时“摇一摇”还可以摇到距离很近的人,比如几公里以内,后来微信站稳脚跟后就把这功能阉割了,虽然没有砍掉,但已经摇不到附近的人,也捡不到周围人丢的漂流瓶了,这些功能慢慢也就少人有用了。

  那时我正自己在城郊的一个沿街楼内租房住,也刚用上智能手机,一切都很新奇,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刷手机,由于不玩游戏,大把时间也就花在了聊天上。白天上班,晚上在楼下摊上随便吃点就开始玩手机,当然白天不忙也玩手机,而玩的最多的还是当属微信。

  那年冬天还挺冷的,但我没有要暖气,毕竟一个人住,白天也不在家要了挺浪费,好在楼上楼下都有,屋里也不算太冷,在家穿个秋衣秋裤就可以了。20多岁的年龄,身边也没有伴侣,一身的精力无处释放,于是每天晚上都是在微信上找人瞎聊,那时并没有太复杂的心思,就是打发时间。

  一天我照常在玩微信“摇一摇”,摇了很多人看到异性就打招呼,当然有回应的并不多,而且即使有回应也就聊一会就无趣了。摇到她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还记得她的昵称是“仙人掌”,我扫了一眼对方的头像,很普通的卡通头像,于是随口打个招呼:“你好!”,没想到对方回应了:“你好”,随后她通过了好友申请,我心里一阵激动,但表面还是云淡风轻地发了第一条消息:“这么晚还没睡呢?”。

  “没,才9点多,刚哄儿子上床睡觉。”

  “哦,您儿子多大了?”

  “5岁,快上小学了”

  “真好,无忧无虑的童年,呵呵……”

  “是啊,整天就是吃了玩,玩了吃,天天伺候他,忙地团团转。”文字后面还带了个扁嘴的表情。

  “辛苦辛苦,我们上班也是忙地团团转”

  “你做什么工作啊?”

  ……

  ……

  ……

  我们就这么一直聊了下去,通过聊天我得知她姓王,年龄很大了,69年出生的,离过一次婚,跟前夫有一个大女儿已经出嫁,小儿子是和第二任丈夫生的,生的时候她已经40岁了,妥妥的高龄产妇。她的丈夫是中铁工人,在非洲打工,一年回家一趟,工资一个月应该是一万多吧,在那个时候应该是很高的工资了,尤其是在我们这种四线小城市。

  她一个人在家全职带孩子,家里原来是城郊村里的,现在已经搬到回迁楼上了,家里有两套拆迁房,住一套租一套,由于并没有什么技能,没有地种了也就闲下来了,天天就是接送儿子上幼儿园,没事跟邻居打打麻将什么的,生活很是平淡无聊。

  那晚我们聊到很晚才散,就是东拉西扯,我本身不是特别擅长聊天,但能感觉地出来对方并不反感跟我说话,因为年龄差距很大(接近20岁),所以我们其实并没什么共同话题,唯一可聊的就是各自身边的一些事。

  第二天晚上9点多我又找她聊天,她也很高兴,聊了一会我要求她发照片,她扭捏了一会发了一张坐在沙发上的照片,说实话长地很不好看,毕竟45岁了而且是农村人,一身赘肉,皮肤黑黑的,照片上看不出来身高,但体重不会低于150斤。我有点失望,毕竟自己想像中的是身材苗条的熟女,这反差略大啊!

  但我没有表现出来失望,恭维了她几句,无非就是一点不像40多岁的人,身材挺好的,虽然心里早想入非非了,但毕竟刚认识两天,不敢太过分。她听了很高兴,也向我要照片,我翻了翻相册找了一张侧面照给她了,她一阵感叹,说年轻真好,不像自己人老珠黄了,我赶紧又恭维几句。

  我们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天,一般都是在她儿子睡了之后,有时她回地很慢,有时却很快,我想当然的认为她在忙家务,后来才知道她其实同时聊了多人。经过几天的交流其实我确定她也抱有一定目的玩微信的,而且年龄大放地开,时不时会说些让人想入非非的话,但这时我刚毕业没几年,把不准对方心思,光怕误会别人的意思,虽然心里认为她绝非贞妇烈女,但仍然不敢捅破这张纸。

  中间有一晚她儿子发烧了,着急地跟我说着儿子的体温有点高,于是我也着急地安慰着她,让她最好去诊所看一下打一针退烧,她说太晚了吧,都11点了,我安慰她说没关系,敲门就可以了,来来回回说了好久,她终于同意去诊所打针了。等她重新回复我消息时已经12点多了,我们又聊了一会才互道晚安。这晚的经历让我们关系近了一点,但聊天仍然不咸不淡。

  转机出现在认识大约一周后,一个很平常的夜晚,我们像入学一样说着话,突然她发了一段语音过来,其实就是家常话,说今天她哥嫂来做客了,包了包子之类的,我夸她声音好听,像小姑娘似的。她假装害羞地说我瞎说,自己都更年期了,没人喜欢了。我说怎么会我就很喜欢,她就笑,说你喜欢什么啊?我就说都喜欢。

  这时她又发了张照片,是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的,没有开灯,但手机的闪光灯还是让我看清了她满是点点的红睡衣。我心动了,而且认定她有勾引我的意思,不然不会发这么暧昧的照片,虽然没有特别暴露的部分,但毕竟是半夜,躺在床上的自拍,不可能没有想法。

  我说:真漂亮

  “不信,又黑又老”

  “不是啊,皮肤很好”

  “好啥,已经老了”

  “真的不错,好像摸摸”我发了一个色色的表情。

  “哈哈,小坏蛋……”

  慢慢的我们的话题滑向了两性关系上,其实能感觉地出来,她有点忍不住了,主动往这方面上引,慢慢地聊到了她的情人上,说是情人,但我并不确定是不是长期的那种,她说情人是个长途车司机,经常出车回来后来找她,还聊到了一次具体车震,说那长途车司机前段时间出车回来是半夜没有直接回家,把她约出来两人在车上做了一次。我笑她时髦,她也就笑笑不反驳。我还问她不怕老公知道吗,她说老公不管她,只要丢不了就行,爱怎么玩怎么玩,听了这个其实我还挺吃惊的,虽然那时自己精虫上脑,但思想上还是很保守的。后来我也想了想,毕竟她丈夫常年在国外,二人也是二婚,年龄也不小了,估计很看地开吧。

  我们又聊了一会,这时已经过了12点了,但我觉得话题已经引到这了,如果今天不挑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呢,我有点忍不住了,突然跟她说了句:要不我去找你吧!

  她装模作样地说:找我干什么呀?

  我说:玩啊……

  她说:这么晚了,有啥好玩的

  ……

  扯了一会皮,她还是说怕影响不好啦,怕我失望啦之类的不让我去,我这时也明白她只有点端着架子,毕竟直接答应显得自己很放荡,于是我软磨硬泡地求她,说自己很喜欢她,想找她聊会天,过了一会她终于松口了,说:“那你来吧”。

  我高兴地跳了起来,给她要了她的楼号房间号(她住的小区早就知道了,离我租的房子大约四公里),赶紧冲进卫生间洗刷,快速洗了个澡,又认真地刷了牙,毕竟是去约炮,得给人留下个好印象。等我收拾好,又给她发了一句:“我出发了”,也没等她回复就直接出门了,毕竟我也担心她再拒绝。

  当然骑着电动车到她楼下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浑身哆嗦地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看到她给我回复了个“好的”,我忍着心中的激动给她发了条消息“我到了”,然后就朝楼上走,她家住三楼,我上到三楼用手机照着看了门牌号,确定了她家在右侧,我没敢直接敲门而是发消息说:我在门口。然后我听到屋里有动静但没人来开门,过了有两分钟我有点不耐烦了,来回走了几圈,正想再给她发消息,突然右侧房门“咔嗒”一声随后门开了一道缝,那声音在寂静的楼道显得很突然,我犹豫了一下用手拉开房门走了进去,随手带上了门。

  屋里没有开灯,黑黢黢的,但我仍然能看到门口几米远的位置站了个人,大约1.65米高,胖胖的样子,其余什么都看不清。我站住了,还没等我开口,我听见对方说话了:唉,这么晚了不好好睡觉,来干嘛呀!

  听声音确实跟微信上一样,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就说:来找你玩呀。她又说:玩啥?我又无语了,气氛有点尴尬,总不能直接说来肏你吧,于是我就问她:你儿子呢?她指了指身后一个房间说:早就睡了。我又找不到话说了,便站在黑暗里看向她,其实什么也看不清,就这么呆呆地“对视”了一会,我狠下心来伸手去抱她,她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便让我抱住了,我身高虽然高她不少,但体重却不及她,抱在怀里感觉很雄壮的一团,我低下头正好闻到她的头发,应该是刚洗过,一股洗发水的清香。

  抱着她又沉默了,我觉得很难堪,就低头去亲她,她扭头不让,躲了几次终于说话了,她说:到沙发上坐一会吧!我答应了,于是便脱了羽绒服扔到一把椅子上,随着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我又搂住她想亲,她小声说了句:着啥急!我给你看看相册吧!说着她靠在沙发靠背上打开自己的手机,找到相册给我介绍起来。我不关心她相册里有什么,我有点急不可耐了,鸡巴也高高地翘起,窝在毛裤里很不舒服。但我不敢强上,毕竟在人家家里,于是我耐着性子看相册,听她唠叨。她还给我看了她情人的照片,那是一个看着30多的男人,长相很憨实,但我没心思看这些,我只想把她按在沙发。

  我感觉时间很慢,过了有几分钟吧!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抓起她右手按在我的裤裆上,她没有挣扎,只是用手狠狠地掐了我一下,然后手就捂在我鸡巴上,这时我已经完全勃起了,隔着裤子顶起一个小帐篷,我相信她能明显地感觉到。

  我看到她没有反对,大胆起来,于是用左手搂着她肩膀,右手去摸她乳房,她抖了一下也就从了,入手是一坨沉甸甸的肉,由于年龄原因她乳房下垂地厉害,虽然很大,但完全没有形状了,软软地耷拉在胸前。我轻轻地揉动,时不时用手指去捻她的乳头,那乳头很大,随着我手上的动作慢慢的变硬了。王姐仍然不动声色地在跟我介绍一张张照片,但身体很诚实,我感觉到她双乳头都硬起来了,呼吸也变地粗重。

  这时我把手住下移,去摸她下体,由于我们俩都靠在沙发的靠背上,所以很方便就可以摸到她的阴道位置,当我碰到她下体时她故意说了句:干啥?我没回应,开始隔着睡衣在阴蒂位置揉搓,隔着薄薄的睡衣能清晰感觉到那里暖哄哄的,揉了有一两分钟,我有点受不了,鸡巴涨地难受,于是把手收回来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把鸡巴拿出来放到王姐手里,她顺手握住了,又使劲掐了我鸡巴一下。

  我又把右手伸回她下体位置,这次我没有隔着睡衣揉,而是直接挑开她睡裤的松紧带伸了进去,沿着小腹开始慢慢往下移。她小腹上赘肉很多,但这个位置的皮肤还是很光滑,我的手慢慢下移,过了肚脐不远就开始有阴毛了,很浓密,我轻轻的抚摸了一会阴毛,然后手继续下探,终于摸到了阴唇,那是多么肥大的一双阴唇啊,像两片红烧肉耷拉在她下体浓密的阴毛间。我摸到了阴蒂,像一粒花生米夹在两片大阴唇上侧,硬硬的,这时她下体已经湿了,阴道周围的阴毛也有点湿漉漉的。我用食指去屄里沾了点淫水,然后去揉阴蒂,由于淫水的润滑作用,手指在阴蒂上的动作很顺畅,可以来回地打转,等有些干了再去屄口沾些淫水,就这样来回揉搓,几分钟后王姐便不行了,呼吸越来越粗重,呼吸间也开始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握住我鸡巴的手也开始慢慢撸动。她再也装不下去了,把手机熄了放在身边,仰头靠在沙发上一个劲地大口喘息。

  这时我也忍不住了,伸嘴去亲她,她不再反抗跟我激吻起来,我手的动作也开始变地粗鲁,伸出中指和无名指并在一起去抠她阴道,伸进阴道后用双指指肚压住阴道前庭慢慢磨蹭,掌心也压住她阴蒂慢慢磨。王姐这时情欲来了,屁股不停地扭,舌头也伸进了我嘴里,鼻子里呼出来的气流吹的我痒痒的。

  由于她还穿着裤子,我的手其实很不好用劲,不一会就感觉手指有点酸了,动作也慢慢了下来,王姐感觉到我的变化,停下嘴自己褪下了睡裤扔在沙发的另一头,由于她并没有穿内裤,这时她已经光溜溜的,趁着窗口照进来的微弱光线,我看到白花花的一团,两腿间却黑乎乎地看不清楚,这强烈的反差刺激地我大脑一阵晕眩,蹲在沙发下抱着她双腿就要给她口交,她伸手捂住自己下体说:别,脏……我轻轻拿开她的手,说:姐,别怕,我给你亲亲说完我便把嘴凑上她的阴道,一股腥味扑面而来,王姐下体已经湿透了,淫水不停地涌出来,我含住阴蒂使劲吮吸,王姐也顾不地矜持大声地呻吟起来。亲完阴蒂我又把舌头使劲往她屄里伸,伸进去一截便挑动几下,然后抽出来从屄口往上舔,舔到阴蒂位置便又吮吸几下,这么几个来回下来,王姐便抖作一团,我嘴巴也累了,鸡巴涨地难受,我想插入了,便站起亲了她一口,说:姐,我想插进去。

  王姐回过神来说:好,然后她侧身躺下,双腿抬起来大张着等我插入。

  我站起来脱掉裤子扔在沙发边上,然后去找羽绒服,来的时候我拿了两片避孕套放在里面,王姐看我走开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我说拿套,她说不用了,我结扎了,射里面就行。

  我呆了一下,心想还有这好事,便又走了回来趴在她身上,鸡巴不费劲便插了进去,怎么说呢?有句话叫牙签搅水缸,虽然这是句夸张的话,但我一进去就想到这句话了,插进屄里后我觉得里面好空旷,虽然仍然可以感觉到阴道壁的挤压,但没有一点紧致的感觉,淫水又多,插起来咕叽咕叽地响,完全没有年轻女人阴道的那种逼仄感。

  我插了有几分钟有点累了,快感积累地很慢,完全没有要射精的感觉。王姐有点忍不住了,她说:要不你躺下我做吧!我说好,但从她屄里抽出来躺在沙发上,她骑在我身上,扶住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屄口慢慢坐了下来,不得不说,这个姿势舒服多了,虽然她的屄很松,但整个下体压在我身上还是很有感觉的。

  王姐闭着眼仰着头慢慢动起来,她动作很慢,好像在找感觉和位置,成熟女人确实不一样,她一点不着急,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动作,好让我的龟头能刺激到她需要的位置,这样做了一会,她呼吸有点急促了,动作也渐渐地大了起来,这时她突然睁眼问我:我可以叫你老公吗?我呆了一下,回答道:可以啊!

  听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又开始动起来,嘴里也不停地叫“老公,好深……”“老公,肏我……”之类的话,我听了很刺激,下体也随着着她的动作轻轻上顶,配合她插的更深,大约只有一两分钟吧,她开始激烈地前后摇动屁股,好像完全没有之前的章法了,嘴里也呻吟个不停,时不时叫一声“老公……”,那尾音拉地长长的,诱人极了,我无法想象一个40多的女人这么地风骚。随着王姐一声“老公,我不行了……”,她身体开始抖动起来,这次不只是屁股抖动,而是整个身体都在抖,由于她身体有些肥胖,随着抖动,在微弱的光线下能看到她全身的肉浪,尤其是她的乳房晃地我眼花。

  抖动持续了有一两分钟吧,终于停了下来,她坐我身上沉默了一会,说:你还挺厉害的。我把鸡巴往上一顶,故意说:那是,你舒服吗?她嗯了一下算是给了个肯定回答,我不死心又问:你高潮了吗?

  王姐轻轻笑了一下,又慢慢动起来,这次动作同样很慢,比刚才还慢,我耐住性子配合她。刚才虽然她高潮了一次,但我没多少感觉,她阴道很松,我觉得必须很激烈的抽插才能让我有射精的感觉,像她这样慢慢磨估计做到天亮也射不出来。但我看她很认真的样子不忍拒绝,便想等她做够了我再射,到时一阵冲刺射出来就完事了,我还没有内射过呢!

  王姐慢慢地动,跟上次一样,让我的龟头有目的地刺激她需要的位置,过了几分钟她动作再次激烈起来,呼吸也随之粗重,嘴里又开始叫起“老公”来,随着一阵急促的呻吟,王姐的身体又开始抖动了,几乎就是上次的翻版,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她高潮结束后身体软了,往前一趴趴在了我身上,用手撑住上身在我耳边大口喘气。我等她喘息没那么重了后去亲她,她也搂住我脖子亲了起来,使劲往我嘴里伸舌头,我用舌头去挑她,就这样我们俩舌战起来。玩了一会我吸住她的舌头往我这拉,然后她也学着吸我的舌头往她那拉。

  由于我一直没射精,鸡巴还插在她屄里,吻了一会我有点受不了,拍拍她屁股示意她抬起一些方便我抽插,王姐会意的抬起了一点屁股,我便抽插起来,双手不停地掐她的屁股,她屁股很大,应该用肥硕来形象,我双手不停地抚摸,嘴巴也不停地亲她,在这三管齐下之下她双呻吟起来,但由于嘴巴被我堵着,声音只能从鼻孔里发出来,听上去像在受刑。我鸡巴不停地大力抽插,每次都完全拔出又尽根而入,由于她阴道很松,而且淫水充足,我完全不担心插不进去而受伤,而由于抽插的动作幅度大,小腹撞击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大,“啪啪啪”的做爱声混杂着女人压抑的叫床声回荡在客厅里,听起来淫荡极了……我快速地抽插了几分钟感觉很累,毕竟一个强壮的农妇趴在我身上,这时鸡巴也涨大到了极点,我觉得自己有点快感了,虽然抽插的是个40多岁的老屄,但毕竟也是个女人,鸡巴不停地磨水淋淋的屄口,快感总会累积起来的。我累了,也想射精了,于是我让王姐躺下,开始用传统的姿势做,这样方便我冲刺。

  王姐躺下后双腿收起来大张着,我俯身趴在她身上,鸡巴一下就找到了位置,不费力的插了进去,我嘴巴又亲上了她,鸡巴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这样性器交合的声音更大,“啪啪”声不绝于耳,王姐在我的大力抽插下也有些癫狂了,声音里甚至有点哭腔,她的双手早就攀上了我的屁股,在我抽插的同时不停地来回抚摸,时不时地配合我的动作往下压。好像想把我整个人压进她的肥屄似的。

  这样的激情交媾并没有持续多久,感觉也就三五分钟的样子,我已经有了射精的感觉,其实我不想这么快地射精,还想多肏她一会,但我转念一想,如果想射的时候不射,过一会可就不一定有感觉,毕竟对方是个老女人,身体并不让人很有欲望,而且如果鸡巴软了,也不知道她愿意帮忙口交不。这样想着我觉得赶紧射精,于是我松开王姐的嘴巴,边抽插边对她说:姐,我快射了。

  王姐嘴巴一得自由便张口紧着呼吸了几口,说:射吧,老公,射里面啊……我听着她淫荡的叫声,尤其是那声“老公”,鸡巴又涨了一份,我又用嘴巴亲住了她,下体开始更加激烈地抽插起来,这时我感觉精液已经到括约肌门口了,随时会喷出来,于是我降低了抽插的频率,加重了抽插的力度。快感临近顶峰,这时王姐又开始抖起来,我觉得自己不行了,于是松开嘴巴大口呼吸,然后跟王姐说:姐,夹紧我……王姐很听话的夹紧了阴道,虽然正常情况下她的屄很松,但在她用力夹紧之下还是有些紧致的感觉了,我紧着重重地抽插几次,精液喷涌而出,我将鸡巴深深插进王姐屄里,耻骨紧紧抵住王姐的耻骨,感受着射精的快感。由于很久没做爱,我射了很多,应该有七八股的样子,射完精我没有着急起身,而是继续趴在王姐身上休息,鸡巴虽然软了下来,但依然插在她屄里,我没敢动,一动鸡巴也许就会被挤出来。

  这样我们休息了几分钟,等呼吸都平静下来,王姐推了推我示意我起来,我又亲了一下她便起身坐在沙发上,在我抽出鸡巴时她顺手捂住了屄防止精液流到沙发上,然后指着茶几说:给我把抽纸拿过来。

  我抽了几张抽纸在鸡巴上擦拭,然后把抽纸包递给了她,她抽了几张纸开始认真的清洁自己的外阴,还在屁股底下垫了几张纸以接住流出来的精液。她抬头对我笑了一下,说:帅哥,射这么多,好久没做了吗?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是啊!射满了吗?

  她揶揄道:熊样,姐的屄宽敞的很,再射一次也满不了。

  我故意装作吃惊的样子啊了一声,说:要不再射一次试试?

  王姐吃吃地笑起来:你还行吗?

  我摸摸自己的鸡巴,说:现在不行了,如果你肯帮忙,它还是有一战之力的。好姐姐,你给我亲亲。

  王姐呸了一声,说:休想,脏死了……

  我听她拒绝地并不严厉,心想有戏,于是便开始央求起来,她一开始死活不肯,说自己不会,但经不过我的央求,慢慢松口了,最后指了指卫生间说:你去洗洗我跳了起来,冲进卫生间认真的洗了起来,为了去除异味还用洗发水搓了一会。等我回到客厅时王姐已经清理完了,正坐在那看手机,我走到她面前站住了,叫了一声:姐,她嗯了一声没有抬头,我双手轻轻捧起她的头,往我鸡巴上凑,她抗拒了一下也就张开了嘴,这时她的手机还没有熄灭,在手机的亮光下,我看到她双眼水汪汪的,脸上已经有很多皱纹了,说不上多漂亮,但很妩媚。

  我对着她笑了笑,把软软的鸡巴凑到她的唇边,她张开嘴把鸡巴含了进去,轻轻的舔起来。她的技术并不好,偶尔还会用牙齿碰到我的鸡巴,但她舔地很认真,慢慢地把整根鸡巴吞进嘴里,再吐出来,然后舔几下龟头,看地出来她虽然不熟练,但绝对不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我不知道她给谁口交过,也不想问,我只静静地享受就好了。

  几分钟后我的鸡巴已经硬了起来,再次恢复了雄风,这时她已经很难完整地吞进去,每次都会留两公分在外面,即使这样她仍然有几次干呕,但她并没有停下来,反而双手扶住我的大腿,更快速的吞进吐出,模仿着鸡巴进出阴道的动作,时不时地停下来吐下口水。

  她口交的动作很生疏,但认真感觉下来除了偶尔的齿感仍然比插她的屄舒服,因为她嘴巴包裹地更紧。正因如此,我很快便有了快感,我想抽插想自己控制节奏,我试着抱住她的头在她嘴里抽插,没几下她就受不了了,吐出鸡巴干呕起来。我看着她干呕的样子很心疼,没有再强迫她,我将她拉起来让她背对着我,她很清楚我想做什么,于是便顺从地俯身弯腰,手撑在沙发上,将屁股高高地翘起,我用手摸了摸她的屄,上面还盖着几张抽纸,我扯下纸顺手扔在地上,左手扶着鸡巴便往里插。

  除了龟头进去的时候有点干涩,整个过程没有其它阻碍感,因为她屄里还有没流出来的精液,混合着她自己的淫水导致阴道仍然泥泞不堪。我慢慢将整根鸡巴插进去后双手扶住她的腰开始慢慢抽插,这个姿势很淫荡,但并不适合我们交合,因为我的鸡巴不是特别长,从根部量也就14公分左右,而且她身材肥胖,屁股尤其大,这样我的鸡巴也很难插完全插进去,但后入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可以看到她的屁股,这在视觉上是很大的刺激。

  我抽插的速度慢慢加快,借着月光我能看到因为撞击她的屁股上的肉在乱颤,可以由于王姐的性欲没有调动起来,她这时除了呼吸完全不出声音。我伸出左手从我们大腿之间去摸她阴蒂,沾着淫水开始揉搓,阴蒂果然是她的命门,随着我对阴蒂的揉搓她又开始呻吟了,声音慢慢变高变快,屁股也随之乱摇,客厅里又响起了“啪啪啪”的声音和女人的叫床起,让人血脉贲张,一听就知道是一片旖旎的春色。

  这时我想到了自己的手机就放在身边的茶几上,我伸手拿了过来,打开相机对着我们交合的位置按下了快门,闪光灯亮起我看到了王姐褐色的屁眼、深红色的大阴唇还有雪白肥大的屁股,当然还有我的鸡巴直直地插在她水淋淋的阴道内。这是一种怎样的淫荡景色啊,我想看着鸡巴进出王姐阴道的样子射精,于是我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扶着王姐的腰,鸡巴继续在王姐屄里大力地抽插。

  王姐感觉到光线的变化扭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便又趴在沙发上呻吟了。在鸡巴和视觉的双重刺激下我快感来的很快,打开手电筒不到三分钟便有射精的感觉了,我没有压抑自己也没有等王姐再次高潮,而是随着自己的快感继续肏她。当精液开始喷出时我重重地插了几下便丢下手机双手抱住王姐的屁股,俯在她背上等射精的快感结束。

  当我抽出鸡巴时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抖,我抽了几张纸捂住下体重重地坐在沙发上开始大口喘气,王姐也赶紧抽了纸捂住屄蹲在地止擦拭,我喘了一会笑着打趣道:这次射满了吗?她随口说了句:早呢!便扭着屁股朝卫生间走去,随后便听到水声,我想她应该正在翻开大阴唇清洗屄呢,想着自己白色的精液往外流的样子,真是刺激。

  等我们都清理干净,我就要走了,王姐却不想让我这么晚走,说让我在沙发上睡一夜,早上再走,她意思是现在进出小区毕竟不太方便,虽然已经凌晨两点了,但万一碰到人怎么说地清。我执意要走,而我想的是这个小区里住有同事,万一明天早上碰到同事更说不清楚了。她误会了我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跟我说:在这睡吧,不让你做了!我听明白了她的意思,说:不是这个,我怕明天碰到人。

  最终我还是走了,回到家已经三点半了,等我回到家给她报平安时她回了一句:帅哥,今天辛苦了,好好休息……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

亲,你知道吗?下载的人越多速度越快,赶快把本页面分享给好友一起下载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