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公车小说

荒山野岭的车震

朱逸晗和王星去县里开会,会议结束已经是下午5点,两人没有在县城做过多停留,马不停蹄的往镇上赶。

  从县城到镇上有30公里,而且都是弯多坡陡的山路,王星以每小时40-60公里的速度驾驶着镇上配给他们办公室的小轿车。

  一路上和朱逸晗有说有笑,他说的最多的还是男女“那些事儿”,朱逸晗是“过来人”自然听得心领神会,不亦乐乎!王星多次明里暗里挑逗朱逸晗,她装作无所谓,其实心里春潮涌动。

  王星突然伸手在朱逸晗奶子上摸了起来,咽着口水说:真丰满!真有弹性!朱逸晗打着他的手说:讨厌!好好开车!王星色眯眯的说:情不自禁!王星稍微安分了一会儿又把手搭在朱逸晗大腿上抚摸,朱逸晗拿开王星的手说:好好看路!好好开车!王星摸着朱逸晗大腿内侧说:我带你去欣赏一下大自然风光。

  朱逸晗假装不解的说:什么自然风光?主任我们赶快回去吧,一会儿天黑了!王星笑着说:哈·哈·天黑怕什么,有车灯嘛!又不要你抹着黑回去!

  朱逸晗心里明白什么狗屁自然风光,王星就是要找个隐蔽的地方和自己发生性关系!

  王星把车子开上了一条山间小路,朱逸晗说:主任你开错路了,这不是回镇上的路!王星坏笑着说:呵·呵·这是去看风景的路!

  到了一处僻静处把车子停下说:看风景的地方到了。朱逸晗看着车窗外说:主任你真逗!这哪里有风景除了树木茂盛之外什么也没有啊!“风景在这里面呀!”王星指着朱逸晗的胸部说。朱逸晗双手捂着胸部说:讨厌!这里的“风景”是你想看就能看的吗?“今天这”风景“我看定了!”王星搓着手说。

  王星扑到朱逸晗身上说:逸晗想死我了!每天看到你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又得不到你真难受!

  “主任不要嘛!你干什么!”朱逸晗推着扑在自己身上的王星说。

  “逸晗我想要,给我好吗?我受不了了!”王星解着朱逸晗胸前衬衣的纽扣说。

  “不行!不行!不要嘛!”朱逸晗做着无谓的抵抗说。

  “让我看看你丰满有弹性的奶子!”王星说话间朱逸晗的衬衣纽扣已经被解开,露出黑色蕾丝花边胸罩托举的一对奶子。

  王星隔着胸罩揉了几下,伸手到朱逸晗后背解开胸罩的扣子,一对奶子没有了胸罩的束缚从滑落的胸罩里蹦了出来。

  王星揉着朱逸晗这一对丰满白皙的奶子说:这奶子真漂亮!真有弹性!手感真好!

  “主任你轻点!不要嘛主任!”朱逸晗虽嘴上抗拒着但这身体确使劲往王星身上蹭。

  “这小乳头真可爱!硬硬的!”王星搓揉着朱逸晗的乳头说。

  “敏感!疼!轻点!”朱逸晗说。

  “这小乳头是什么滋味?真想吃一口!”王星说着把朱逸晗的乳头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啊·啊·不要嘛!啊·啊”朱逸晗淫叫着说。

  王星嘴上使劲儿吸吮着朱逸晗的乳头,左手伸到朱逸晗裤裆里隔着裤子扣弄朱逸晗的屄。

  王星解开朱逸晗休闲裤上的纽扣,连同白色小内裤一起扒了下来,朱逸晗赤裸的下体呈现在王星面前,平坦的小腹,倒三角鼓鼓的阴阜上面长满了乌黑浓密的阴毛,白皙、紧致、修长的双腿,无不刺激着王星的荷尔蒙分泌。

  朱逸晗手捂着屄说:不要嘛!人家害羞!

  王星拿开朱逸晗的手说:害羞什么!就我们两个人,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诱惑的胴体。

  王星摸着朱逸晗的小腹说:这小肚子真软!真紧致!没有一点脂肪堆积,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那么松弛!那么多脂肪堆积!

  王星摸着朱逸晗的阴阜说:这“小馒头”真饱满!阴毛挺茂盛!看来你性欲很强烈!

  “讨厌……!”朱逸晗嗲嗲的说。

  王星顺着朱逸晗阴阜上的小肉缝往下摸,手指停在阴蒂上面轻轻的搓揉,阴蒂产生的快感触发了朱逸晗的呻吟开关,随着王星的搓揉嗯·嗯·啊·啊·呻吟起来。

  王星快速搓揉着朱逸晗的阴蒂说:搓揉你的“小豆豆”舒服吗?

  “嗯·嗯·舒服!”朱逸晗答道。

  王星笑着说:哈·哈·小骚货开始发浪了!

  王星的中指滑到朱逸晗的阴道口顺时针逆时针画圆,然后轻轻插到朱逸晗屄里扣弄,朱逸晗挺起小腹迎合着王星的手指说:好想要!好想要!王星说:小骚货,想要什么?“嗯·嗯·不告诉你!”“想要我的手指?还是我的鸡巴?”“讨厌·!就不告诉你!”王星抽出沾满朱逸晗淫水的手指说:不告诉我算了!不给你了!朱逸晗扭着屁股说:嗯·嗯·讨厌!不要嘛!王星说:别急!别急!我给你更刺激的!

  王星快速脱下裤子,放平副驾驶的靠背,从驾驶位翻身过去趴在朱逸晗身上说:摸摸我的鸡巴。朱逸晗低头看了一眼王星大油肚下面那根鸡巴,粗长弯的像根香蕉!龟头前尖后粗像颗子弹!伸手握住王星的鸡巴惊讶的说:你这个“东西”怎么那么弯!那么粗长!还那么硬!心里很期待这种又粗、又长、又弯的鸡巴插到自己屄里是什么感觉!

  王星坏笑着说:呵·呵·第一次见到这么雄伟的鸡巴吧!一会儿你就知道它的厉害了!一定把你插得醉生梦死!

  “我去·!说得那么厉害!你倒是插给我看看”朱逸晗不削的说。

  “别急!一会儿你别求饶就行!”王星自信的说。

  说起王星这根鸡巴在普通男性中确实少见,一般情况下男性的鸡巴勃起有一定弯度正常,但他这个也太弯了!为什么会这么独特?还得从王星年轻时候说起,23岁的时候年少轻狂,为了满足自尊心、虚荣心做过一次阴茎延长手术,手术很成功,鸡巴确实也延长了几公分,目测也雄伟了很多,处过的女朋友及现在的老婆对他这根鸡巴都赞不绝口,但进入40岁以后不知不觉就变得像香蕉一样弯了,一开始王星也紧张、恐惧!也找过之前做手术的医生咨询过,医生告诉他的结果这是正常现象,只要能正常勃起,从事性生活就没事儿,王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自己老婆及烟花柳巷的“妹妹”们身上不断实践、检验,最终自己得到的结论是这样挺好雄风虽然不减,还额外增加了一些霸气!尤其是他老婆被他肏得娇喘求饶和“妹妹”们被他肏得鬼哭狼嚎的时候自尊心、虚荣心不减当年。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关注过自己鸡巴弯的事情,直到这次朱逸晗说起他才注意到。

  朱逸晗双腿往两边打开,王星扶着鸡巴对准朱逸晗的阴道口,龟头撑开阴道口附近的嫩肉,鸡巴长驱直入插进朱逸晗屄里,龟头刚淹没在朱逸晗屄里,鸡巴刚插进去一半,朱逸晗双手顶住王星的腰不让他再深入了!此刻朱逸晗感受到了王星鸡巴的厉害,因为鸡巴是弯的插到屄里的时候龟头是向上刮蹭着G点和阴道壁进去!阵阵酥麻感让人想尿尿!

  王星说:怎么了,小骚货?“太酥麻了!太敏感了!顶到我的G点了,想尿尿!”朱逸晗面目狰狞的说。

  “放松!别紧张!你适应它了就会很爽、很刺激的!”王星抽出一点鸡巴说。

  “你轻点!慢点啊!有点痛!”朱逸晗说。

  王星暗自开心这正是他想要的,因为每一个第一次和他做爱的女人都会这么说,最后都被他肏得像泄气的皮球。

  王星没有给朱逸晗喘息的机会,快速的抽送起来,朱逸晗双手攥成小拳头打在王星背上摇头晃脑啊·啊·啊·哦·哦·好爽!好爽!浪叫起来。

  “骚屄被我的大鸡巴肏着,舒服吗?”王星揉着朱逸晗的奶子说。

  “啊·啊·啊·舒服!舒服到要爆炸了!你好厉害!”朱逸晗急促的答道。

  王星保持着鸡巴在朱逸晗屄里快速的抽送,大油肚啪·啪·啪·啪·重重的砸在朱逸晗小腹上,朱逸晗已经被王星鸡巴摩擦阴道,产生的强烈快感冲昏理智,语无伦次的呻吟,屄里的淫水被王星的鸡巴挤出体外,糊在阴道口和肛门上,车子在他俩剧烈运动的惯性下前后摇晃!

  王星嘿呀·嘿呀·嘿呀·自带节奏的抽送着插在朱逸晗屄里的鸡巴,汗珠不知不觉爬上了他的额头,他抹着额头上的汗珠说:逸晗你的“水”真多啊!把我都弄湿了!真是个小骚货!

  朱逸晗持续的在王星身下跌宕起伏的啊·啊·啊·嗯·嗯·嗯·的呻吟!

  王星喘着粗气说:换个姿势到车外面你站着我从后面肏一会儿。

  朱逸晗说:哎呀·!不要下去嘛!万一看人看到了不好!

  王星从朱逸晗身上爬起来,抽出湿漉漉的鸡巴说:没事的,这里荒郊野岭的哪会有人看到!

  王星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站到车外环顾着四周,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山里的环境因为有高大树木的遮挡,光线变得昏暗,王星看着还在座位上磨蹭的朱逸晗催促着说:逸晗、快点下来,这是条僻静的山路不会有人经过。

  朱逸晗扶着车门下了车说:在这里搞吗?王星急切的说:是的·是的·在这里搞,转过去弯腰扶着车门把屁股翘起来,翘太高了!够不到你的屄!屁股放下去点。朱逸晗一米七三,王星一米六五,俩人这样站着后入,王星确实够不到朱逸晗的屄把鸡巴放进去。

  王星让朱逸晗调整了姿势,双手抓住朱逸晗的腰,鸡巴在她屁股沟里磨蹭几下,像是自带导航功能一样对准了阴道口,王星腰部一挺鸡巴钻进了朱逸晗屄里。

  王星啊·啊·长叹两声,开始快速的挺着腰抽送着鸡巴,大油肚顶到朱逸晗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啪·声!朱逸晗左手扶着门框,右手紧紧抓住车门,支撑起身体来抵抗身后王星的冲击力!

  朱逸晗娇喘着说:不行·不行·腿太软了被你搞得!站不住了!

  王星拍着朱逸晗的屁股说:再坚持一会儿,我快射了!

  朱逸晗说:啊·!你要射了!不要射在里面!王星抽插着说:那你要我射在哪里?我可不想对着空气射!朱逸晗说:射我屁股上。王星说:射屄里。“不行!不行!不行!不能射里面!”朱逸晗焦急的说。王星此时正是激情四射的时候,只顾着自己舒服,自己爽,那还顾得了射在哪里的问题!一番狂抽猛送的冲刺后,低沉着啊·啊·啊·哦·哦·狂抖着屁股,把憋了好久的精液一点不剩的全射到朱逸晗屄里,王星拔出鸡巴乳白色的精液顺着阴道口流出滴到地上。

  朱逸晗蹲在地上生气的说:我去!让你不要射在里面!就是不听!欺负人呢!哽咽的抽泣起来!

  王星见状赶忙拍着朱逸晗的肩膀安慰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别生气了!采取补救措施,一会儿到镇上我去买药!

  朱逸晗用纸巾擦着自己的屄屄说:谁稀罕你的药!朱逸晗清理好狼狈不堪的下体上车穿好衣服裤子,重重的关上车门。

  王星正准备打开驾驶室的车门,一个黑影从王星身后一闪而过,发出“嘭”的一声闷响!王星顺势倒在地上!朱逸晗见王星倒下去本能的“啊”大叫一声!

  朱逸晗被这突发的状况吓呆了!呆住几秒后心里一阵阵恐惧!下意识的想到会不会是遇到抢劫的了!我该怎么办?主任会不会死了?想到这些双腿不听使唤的哆嗦起来!

  还没等朱逸晗回过神,突然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衣蒙面的人站在门外用低沉的语气说:婊子、浪货在这干“烂事儿”碍我的眼!朱逸晗惊慌失措颤抖着说: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蒙面人没有回答朱逸晗,伸手到车里揪着朱逸晗的头发,勒着她的脖子把她拽下车往树林里拖,朱逸晗惊慌失措的挣扎、尖叫!

  朱逸晗越发的挣扎、尖叫!勒着脖子的手越发的紧,几度感觉呼吸困难就要窒息晕死过去!凭借最后一点求生的欲望力支撑着她奋力反抗、挣扎!

  朱逸晗耗尽最后一口气也无法挣脱紧紧勒住自己脖子的手,奄奄一息的时候被重重的摔在地上,身体的痛感让她清醒了许多,躺在地上看着即将扑到自己身上来的蒙面人哭泣着说: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不要伤害我!

  徒劳的求饶,朱逸晗还是被蒙面人压在了身下,身上的衣裤、裤子被蒙面人疯狂的撕扯着!朱逸晗的反抗更加刺激蒙面人粗暴、野蛮、疯狂的行为,身上的衣服、裤子一件件被撕扯掉,自己一丝不挂赤裸的躺在地上,哭泣和求饶也没能阻挡蒙面人强暴自己的意图。

  感觉屄屄一阵剧痛!就像一根棒球棍插到了自己的屄屄里!痛得能让人窒息、昏厥!蒙面人快速的抽插这种痛感慢慢变为无法言表的快感!感觉屄屄被插穿,被撑破。一阵阵暖流直冲身体深处,蒙面人颤抖着掐着自己的奶子。

  突然!朱逸晗瞪大眼睛看着王星说:你有病吧!掐我干什么!弄疼我了!王星哈哈哈大笑着说:你这瞌睡也太好了吧!上车就睡着了!还说梦话了!快到镇上了!提醒你一下!朱逸晗看着挡风玻璃外,远处镇上星星点点的灯光说:我去!到就到了呗!掐我干什么!王星说:我看你睡得太香了,早点叫醒你不然一会儿下车着凉感冒!

  朱逸晗没说话,手杵着下巴默默的看着窗外。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

亲,你知道吗?下载的人越多速度越快,赶快把本页面分享给好友一起下载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