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殡仪馆的故事

我是胡宁,在……在殡仪馆工作,之所以在这种地方上班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我从小就不喜欢上学,高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了,后来家里人帮我找了一所民政学校,读了几年后顺理成章的分到了殡仪馆,也就是火葬场工作,一年后,因为我工作努力,再加上家里人的四处活动,我就成了副馆长,平时事情不多,拿着一分还可以的工资混日子。

  这个殡仪馆是我们这小镇上唯一的一个殡仪馆,离城区远的很,每个月政府都会送一些东西过来,洗衣粉啊,牙膏之类的。这个殡仪馆不大,现在只有几个人在,且每个人都身兼数职,有一点是我最喜欢的,这里只有我一个男员工。所以到这里工作才几个月的时候就和几个女员工搞在了一起,而且还是那几个女的主动找我的,所以说人长的帅就是没办法。

  刘姐,全名刘艺美,今年35岁,是这里的主负责人。身材略微偏胖。

  小张,全名张莉莉,26岁,负责殡葬用品销售以及采购,有时候也客串主持一些葬礼,正规大学毕业,人长的很漂亮,活泼。

  欧阳丹,夏琳,两人都是30岁,是化妆师,她们可以把死人的脸画的和活人一般,两个人都没结婚,听刘姐说她们是同性恋,但是没亲眼见过。

  李诚芯,35岁,火化工人,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文静的外表让我一度认为她就是主要负责人,后来才知道她是负责火化的,搞不明白,一个女人居然能做这个工作。她的身材绝对的好,尤其胸部。

  我平时和刘姐一起管理一些正常事物,然后就是到各个部门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住在这里我们从来不担心有贼,仔细想想也是,哪个贼有胆到火葬场来偷东西,这里值钱的就是骨灰盒,让他偷都不敢。所以这里没有保全人员,我平时会到外面的收发室拿报纸顺便做几分钟的保安。

  记得刚来这里上班的时候我被吓坏了,后来刘姐,小张,诚芯轮流来安慰我,一来二去就和她们三人在一起了,那两个同性恋对我的态度虽然十分友善,但是我无论如何想办法去加入她们就是不行。同时应付三个女人也是很麻烦,于是我规定了日期,一个星期每人陪我两天,剩下的一天我要休息。

  今天应付完刘姐和小张后,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刚走出房间就看见外面有很多车,都是高档的轿车。不用说,肯定是有大人物挂了,我正琢磨事情,忽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吓了我一跳,我回头一看是李诚芯。我平时都叫她芯姐。

  “起来了小胡,等下你有事吗?”芯姐问。

  “没事,要帮忙吗?”我问。

  “当然了,上午要化三个,那边追悼会都要结束了,我这里机器出问题了,快帮我去看看。”芯姐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芯姐走进了火化间,一进火化间我就闻到了一阵阵香水的味道,芯姐走到火化炉边,用手按着上面的按纽。

  “哪里出问题了?”我问。

  “门打不开了,我找了半天也不真知道是哪的毛病,都快急死了。”她说着抬手看了看时间,“估计那面人还有几分钟就送过来了。”

  “既然找不到毛病,估计没什么毛病吧。”我说着来到炉门边,抬腿用力的踹了几下,那门居然开了。

  “啊,你这么牛。”芯姐立刻兴奋的跑了过来,然后把门固定住,她看了看里面。

  火化炉的门前是一个类似铁轨的东西,上面有一个可以放尸体的小车,车体中间是几根钢筋,上面站着一些黑黑的东西,这都是那些烧过的尸体的肉,血还有尘土组成的东西。刘姐拿了一根棍子,用棍子在那里拨着什么东西。

  “你在做什么?”我问。

  “有骨灰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这个门给卡住了,我把它弄一下。”刘姐说,这时候外面有声音,两个女的推着一个小车走了进来,车上放车一具用黑色绸子盖着的尸体。

  我一看,两个女人正是那两个化妆师,她们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这么快啊。”芯姐立刻放下棍子,然后帮忙一起把尸体放在了轨道上的小车上。

  “走了,等一下还有一个呢。”夏琳说着把一个骨灰盒放在一边。

  “两位姐姐这么走,多呆一会啊,交流交流啊。”我嬉皮笑脸的说。

  “贫嘴,有芯姐就可以了~ 我们走了。”一旁的欧阳丹说完和夏琳一起推车运尸体的车走了出去。(“走了,等一下还有一个呢。”夏琳说着把一个骨灰盒放在一边。

  “两位姐姐这么走,多呆一会啊,交流交流啊。”我嬉皮笑脸的说。

  “贫嘴,有芯姐就可以了~ 我们走了。”一旁的欧阳丹说完和夏琳一起推车运尸体的车走了出去。

  芯姐按动了按钮,车子拉车尸体进了炉里,她把门关上,然后调整了一下火量。

  “呼……”芯姐长出一口气,我立刻走了过来从后面一把把她抱住。

  “死鬼,这里你也敢乱来。”芯姐虽然这样说但是并没有反抗。

  “有什么不敢的。”我说着亲吻着她的脖子。

  “不要闹了,等一下还有两个要化,化完了我去找你。”芯姐说。

  “好吧,你先忙,我到办公室去看看。”我说完走了出去。

  我平时不太愿意到火化间去,那种地方被芯姐收拾的异常的干净,干净的让人有点害怕。一想到那么大的炉子把一具具尸体烧成灰,我怎么想都有点害怕,尤其是房间里那怪怪的味道,香水同潮湿的空气以及火化炉的金属味道混合在一起形成了诡异而又奇怪的味道。

  我到了办公室,发现刘姐不在,看来是有事情出去了吧。

  “小张去把这个登记一下,放在四号位置。”刘姐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我立刻走了过去,正好遇到张莉莉。

  “怎么这么忙?”我问。

  “车祸,一次死了五个,三个直接拉到咱们这来了,另外两个听说被家属拿去打官司去了。”她一边走一边说。

  我和她一起来到了骨灰盒陈列室,这里面放着很多骨灰盒。一般死者的骨灰我们会让他们的家属处理,家属能找地方存放的就可以带回去,暂时不方便的就放在我们这里,每年出点钱,由我们管理。

  “帮我把这个放上去,太高了。”她说着把盒子递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盒子上的死者的遗像吸引了我,是个姑娘,虽然是黑白照片,但是丝毫遮盖不住她的美丽,那是一种脱俗的美。

  “看什么啊,我先走了,你放好也到前厅去帮忙吧。”她说完转身走了。

  我答应了一声,然后把盒子放好,然后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虽然在殡仪馆工作一年多了但是这里没来过几次,于是我仔细的大量起四处陈列的骨灰盒以及上面的照片,看了半天后我发现上面很多都是女人的照片,而且这些女人长的都还可以,看着看着我忽然有了感觉,阴茎居然慢慢的硬了起来。

  我回头看了看四周没人,于是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上面,然后拉开拉练把阴茎从裤子下解放出来,我一边上下套弄着阴茎一边幻想着和照片中的女人做爱。

  “真有你的,居然在这种地方搞这种事情。”张莉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猛的一回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后了。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确实有点奇怪,我也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要做的话找我啊,自己用手解决多累啊。”她说着走到我面前伸手抓住我的阴茎,然后慢慢的套弄起来。

  “嘿嘿。”我笑了两声。

  她伸出舌头,一丝唾液从她的舌尖滑到我的龟头上,她用舌头将唾液均匀的涂抹在龟头上,然后用手用力的上下套弄着,力度适中。

  我舒服的把头靠在椅子上,张莉莉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麻麻的感觉从龟头上传来,我一看,原来她已经开始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来舔去了,她的一只手在我的睾丸上玩弄着,另一只手则伸到自己裤子里摸来摸去。

  我双手按在她的头上,她此时已经将我龟头含在嘴里用里的吮吸着,舌尖也用力的往尿眼中钻。

  舒服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肛门,张莉莉站了起来,把裤子脱了下来搭在椅子上,然后又把上衣服脱掉,她居然没有带乳罩,一双乳房虽然谈不上丰满,但是看着也很匀称。

  我立刻伸手玩弄起她的乳头来,两个乳头在我手中很快变硬,乳晕上也出现了细小的疙瘩。

  她伸手继续几下我的阴茎,然后分开双腿,用我的龟头在她的阴部摩擦几下后便调整好角度将阴茎插了进去。

  开始进入的时候还是有点费力的,我和她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慢慢的她试探性的上下套弄几下,渐渐的有了她阴道分泌的液体的润滑,她终于将我的阴茎全根纳入。

  我没有动作任凭她在那里上下套弄,她套弄几下后便完全的坐到我身上,然后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用力的晃动起身体来,两个乳房随着她的动作而上下跳动。

  “你不怕有人来啊。”我一边亲吻她的耳垂一边问。

  “不……不怕~她们都在忙……”她喘息着说。

  我的双手在她的臀上用力捏了几下后就开始玩弄起她的肛门来,我用双手的食指左右分开她的肛门,然后用左手的中指慢慢的摩擦着肛门的嫩肉。

  “啊……”她叫了一声,夹紧肛门的同时阴道居然也跟着收缩,我的阴茎立刻被紧紧的夹住,潮湿,温暖,酥痒的感觉沿着阴茎向全身蔓延。

  我抱着她的腰让她的臀稍微离开我身体一点,然后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阴茎不断的进出她的阴道,房间里充满了男女交合的味道。

  她的嘴唇在我的脸上和脖子上一通乱亲,最后还是被我的嘴唇俘虏,我的阴茎不断的进出她的阴道,她的舌头则模仿我的阴茎在我的口中不断的搅动。

  随着我抽动频率的加快,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不要射……射在里面……”她说,“我今天不是安全期。”

  “嗯。”我费力的回答了一句,她从我的身上下来,跪在我的双腿之间,张口再次将我的阴茎含在口中,一边用力的吮吸龟头一边用力的用手套弄着茎身,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下,我的快感到达顶点,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

  就在精液喷出的瞬间她的口离开了龟头,精液落到了前面的骨灰盒上。

  小张在我身上又呆了一会才依依不舍的从我身上下来。

  “几天没轮到你。都和你搞了几次,这下你满意了吧。”我说。

  “满意,满意,忘不了你的好处。”她说着穿上了衣服,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烟,她拿出一只在自己嘴上亲了一下后才放到我嘴里,然后拿出火机帮我点好,最后把火机和烟都塞进了我的口袋。

  “嘶……”我用力的吸了一口,“哪来的烟啊。”

  “刚才追悼会那里拿的,还有几盒呢,等一下都给你拿过来,我先过去了,收拾一下。”她整了整衣服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后走了出去。

  我笑了笑,然后慢慢的把烟抽完才穿好衣服,我忽然想起来了,刚才的精液都喷在骨灰盒上了,这样可不好,我立刻拿出纸想去擦。但是当我站起来想擦的时候却发现我面前的骨灰盒上面很干净,难道这么快就蒸发了?我看了看旁边的几个盒子上面,也是什么都没有。奇怪,我把纸巾又放回了口袋。然后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躺在床上我就感觉一阵的头晕,于是扯过被子盖在身上,衣服和鞋都没脱就睡着了,一直到手机响我才醒来,一看号码是刘姐打过来的。

  “小胡,办公室有个人说是找你,你过来看看吧。”刘姐说。

  “好,我就来。”放下电话后我立刻从床上下来,用手做简易的梳子在头发上挠了几下就直奔办公室。

  一到办公室我就看到了一个人正在那里和刘姐有说有笑。

  “你是是胡哥吧。”那人见到我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出手向我走来。

  “嗯。你是……?”我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然后问。

  “你们聊,我外面还有事情要出去一下。”刘姐说着走了出去。

  我坐在沙发上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也戴着一副眼镜,头发不长,上身一件休闲装,下身一条牛仔裤,看上去像个大学生。

  “我姓谢,叫谢谢,是胡叔叔叫我过来看你的。”他笑着说。

  “哦,是爸爸叫你来的。”我说着从口袋里拿出烟,然后抽出一只递给他,他接了过来放在手上夹着。

  这人名字够奇怪的了。

  “能不能把那盒烟都给我?”他对我说。

  我一愣,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于是把整盒烟都递给了他,他接过烟,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纸把烟包了起来,然后用手在上面比画几下后又把烟换给了我。我接过烟放在茶几上。接着他站了起来走到门旁边,然后把拿张包过烟盒的纸撕成几片,用口水贴在门的四个角上。

  “你在干什么?”我问。

  “好了,现在我可以说实话了。”他说着又坐了下来,“你知不知道这里闹鬼?”

  一听到他这话我笑了,“闹鬼对殡仪馆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哪个殡仪馆不闹鬼,但事实证明那些都是人们胡乱编的。”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直发毛,我在这里工作的时间晚上根本就不敢出去,连撒尿都是尿在瓶子里,第二天在送出去的。

  “我不是吓唬你,你现在被鬼缠身了。”他一脸严肃的说。

  “怎么可能?”我虽然有点害怕,但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会被鬼找上门。

  “好吧,我让你看看证据。”他说着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面镜子,然后他用手在镜子后面画了几下,嘴里嘟囔几句后把镜子递给我,“你自己看吧。”

  我好奇的接过了镜子一看,镜子里是我,没什么特别,但是我仔细一看,镜中的我的肩膀上却有一双手,再往下看腰上和腿上也有一双手在上面。我的头嗡了一下。

  “怎么样,这回信了吧。”他笑着把镜子拿了回去。

  “我……我该怎么办?”我问。

  “不用担心,我就是来帮你的。”他说。

  “你怎么知道我被鬼缠上了?”我问。

  “这个以后我会告诉你的,首先要做的事帮你把身上的东西先清理掉。”他说着拿起我刚才放在茶几上的烟,然后从里面又拿出一支用自己的火机掉着,然后用力的吸了一口。

  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从他口中出来的烟居然自己动的飘动我的身边,围着我迅速的旋转,接着“嘭!”一声闷响后,我周围的烟消失了而我也顿时感觉到身上轻松了很多。

  “好了,差不多可以了,你看看。”他说着又把镜子递给了我。

  我接过镜子一看这次镜中的我是个干净的我,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我问。

  “这是表面功夫而已。”他说着掐灭了手中的烟,“就像刚才你说的那样,这种地方闹鬼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但是一般情况下只是一些小鬼小怪的,不会出什么事情,你的情况不同,你先带我四处走走看。”

  “好好。”我立刻站起来就要网外走,但是门怎么拉也拉不开,我看了一下门没锁。

  “哦,差点忘了。”他说着把门上面的纸扯了下来,“现在可以了。”

  我打开门和他一起走了出去,下楼后来到外面开始带着他四处走。

  “全国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灵异事件都发生在殡仪馆,还有三分之一在医院,其他的就是以学校等地方居多。”他一边四处看一边说。

  “那我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同时心里迫切的想知道解决事情的方法。

  “我问过你爸爸你的出生日期以及一些事情,你属龙,五月五日午时出生,龙是十二生肖中阳气最旺盛的一个,阴历五月是龙月,而你出生那天是端午的中午,就是一年中阳气最旺盛的时候,因为你天生的阳气过盛。”他说。

  “你怎么认识的我爸爸?”我问。

  “哈哈,这是缘分啊,你到时候自己问就好了。”他故弄玄虚的说。

  “我阳气这么旺,鬼应该不找我才对啊?”我说。

  “谁说阳气旺鬼就不找你了。”他反问道:“那是你们的个人想法而已,阴阳相互吸引互相调和,你这种人是最容易吸引鬼怪的了,而且这殡仪馆又修在城市的出风口,水的下游,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聚集到这里了。更可怕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女的。可以说这里是至阴之地,现在你一个阳气旺盛的人在这里不招鬼才怪。”他极其专业的解释给我听。

  我越听越害怕,走起路来都没什么精神了。

  “如果说只是一些小鬼小怪的根本就没什么事,但是好像没那么简单啊。”

  他停下来指着不远出一个石狮子说。

  “那个石狮子有年头了,听说在这殡仪馆建立之初就有了,不过最近好象裂开了,应该是年久失修吧。”我说。

  他点了点头,“你和这里的女人的关系怎么样?”他忽然问道。

  “这个……”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到关系到自己性命的问题我也没那么多顾忌了,“我和这里三个女人都有暧昧关系,还有两个因为她们是女同,所以没什么机会发展。”

  “这样的话那两个女同可以不用理会,那三个和你经常有来往的我估计没错的话她们肯定也被鬼缠上了。”他说。

  我仔细一想这的确大有可能,和那三个女人有了关系后的几天时间我们做爱的次数明显发增加基本上一天就要和她们三个做一次,不过想来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我居然可以应付三个女人,我也很厉害了。

  “那是因为你天生的纯阳之身,再加上附在她们身上的东西要吸取你身上的东西,所以她们才特别的想要和你做。”他说出了我心里想的问题。

  “你……”我越来越觉的这个人太牛了。

  我们又四处走了走,直到把整个殡仪馆全都走了一遭才又回到办公室。

  “太阳已经落山了,现在你回到你的房间,拿着这个东西。”他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红色的小口袋,“把这个拿在手里,晚上你不要走出房间,如果有人没敲门就进到你的房间里,无论是谁你把这东西放在她的头上你就没事了,记住,无论是谁,当然除了我之外。”他说完把东西交给我。

  “那你要做什么?”我问。

  “你不用管了,总之你按我的话去做,一定要坚持到零点知道吗,到时候我会给你指示的。还有,房间不要开灯。”

  听了他的话我紧张起来,心跳的厉害,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进了门后我把房间门关上,自己拿过椅子坐在门边上。

  天黑了,我坐在房间里双手紧紧的抓着那个小红口袋,我看了看窗外,其他房间的灯已经亮了,奇怪的是,平时只有几个房间亮灯,怎么今晚这么多房间都亮灯了,难道有人留宿?我越想越害怕,今天我和小张居然在骨灰陈列的地方做爱,还把精液射在了上面。

  想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我说我的精液怎么那么快就消失了。

  我看了看手机,才八点多而已,到零点还有四个小时。这时我才感受到什么叫度秒如年。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声音由远及近。我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声音在我门前停住了。我屏住呼吸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

  “吱……”门慢慢的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我想都没想就把手里的小口袋往她头上扔去。

  “啪”的一声过后,来人倒在了地上,我没有管她,而是摸索着找到了小口袋然后把门再次关上。

  像鬼怪这种东西平时很少能看见,所以说我的运气也是很好,一个小时内又有两个人径直走到我房间,下场都一样,全都晕在地上。

  “咚咚~”有人敲门,这下我不害怕了,我立刻把开灯然后开门,来人正是谢谢。

  “你看看,这三个女人是不是和你有关系的。”他说。

  我这才仔细的看了看,果然刘姐,小张,芯姐,一个都没少。

  “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我问。

  “这个很简单。”他说着又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拿出几张符,然后把符放进三个人的衣服口袋中。

  “这样就可以了吗?”我好奇的问,毕竟这种场面是我只在电影中见过,虽然有点害怕但是还是感觉很刺激。

  “当然不行,你必须把她们身上的东西引出来才可以,接下来,你就和他们making love~”他说。

  “什么?”我是个英语白痴,根本就搞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就是很她们做爱,但是不要射在她们体内,要射在我给你的那个口袋里,然后把这个口袋从窗口扔出去知道吗。”他指着我手上的那个小红口袋说。

  我点了点头。

  “好吧,我出去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他说完转身走了。

  我关好门后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女人,以前和她们做爱是在玩命,现在是要保命啊。我把她们全都搬到床上,床太小,只能把让她们上半身搭在床上,下身跪在地上了。

  看着三个并排的屁股我的阴茎还真的有了感觉,我立刻把她们的裤子脱了下来,然后又飞一般的脱下自己的裤子。

  我用两只手玩弄着刘姐和小张的阴唇,刘姐的阴毛又黑又多,每次同她做爱的时候我的精液或者她的爱液总会粘在阴毛上,在加上我们这里洗澡不方便所以刘姐的阴部散发着浓郁的味道,才一会儿工夫,我就感觉整个房间内都是她的味道。

  虽然刘姐人在昏迷中,但是她的阴道却反映很强烈,我用手在她的阴道内抽动了几下之后里面就已经湿润了。我抽出手指将上面粘着的液体均匀的涂抹在她的肛门上。

  小张的阴户毛不多,只在耻丘附近长了几根而已,但是阴部却发黑,尤其是两片又长又厚还带有一些褶皱的阴唇,只有在阴道口那里能看见红色。虽然是这样,但是她的阴道却很窄,而且如果没有充足的润滑连手指插进都很困难,而她又属于慢热型的,必须是亲吻加抚摩都做足了,她的阴道才吝啬的施舍给我一点液体。所以每次我都是用口水去润湿。

  芯姐是三个人中我最喜欢的一个,她人长的偏白,而且乳房丰满发达,乳头又大,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她是一个地道的白虎,整个阴部白皙自然,而且阴唇都是淡粉色,芯姐的阴部是天生的不毛之地同刘姐和小张做爱的时候我不会去主动给她们口交,但是和芯姐则不一样,每次都是我主动去吮吸她的阴道。

  我的手指来回在三个人的阴道中搅动了一会,刘姐和芯姐的阴道都自然的分泌出了液体。我把液体在龟头上抹了抹,然后用力分开刘姐的屁股,龟头用力的插进了她的阴道中。

  刘姐的阴道不是太紧,而且又分泌出那么多的液体所以我抽动起来没有任何困难,虽然快感不是很强烈,但是抽插起来十分的爽快。我肆意的抽动着热热的阴茎,不断的摩擦着她的阴道。

  阴道内的液体随着我阴茎的抽插而流了出来,我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因为我以前一直觊觎她的肛门,这次不正是时候吗。我立刻拉出阴茎,然后又把手指插到她的阴道中,在手指沾满液体后我拉了出来,将液体全部都涂在了她的肛门上。

  我又往龟头上吐了少许的口水,这样我将龟头对准她的肛门,同时右手分开她肛门的同时左手扶着阴茎用力的向里面插。虽然有了充分的润滑但是还是很费力,搞了半天我终于将龟头插了进去。

  肛门比阴道要紧上几倍,我抽插起来十分的困难,而且搞的我都很疼,所以只是插了几下就拉了出来,看来这开后门也是要积累的,不能太着急了。

  我来到了小张身后,这次很容易就插进她的阴道中,因为刚才我的手上和阴茎都沾满了液体,她的阴道紧的很,所以抽动起来十分的舒服。我惬意的压在她的身上,双手伸到她的衣服里隔着乳罩揉动着她两个饱满的乳房。

  实在是太刺激了,我虽然想多坚持一会但是阴茎却不听话了,快感很快就升华到了顶端,我一着急立刻把阴茎拉了出来。

  “呼……”差点出大事,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最后我来到了芯姐身后,我先把她的衣服都脱了下来,那白皙的身体是我的最爱。我把她抱了起来,躺她背靠在我身上,这样方便我玩弄她的乳房。两个丰满异常的乳房刺激着我的手指,我一边玩弄她的乳房一边亲吻她的双唇,要是平时她早就伸出舌头来回应我了,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

  玩弄片刻后我又把她放在了椅子上,然后分开她的双腿,看着她粉红的阴唇我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趴在她的双腿之间,用舌头在她的阴道内不断的舔着。微咸的液体和着我的口水被我吞了下去。

  我站了起来,用龟头在她的乳头上摩擦了几下,然后我半蹲着将阴茎插了进去。

  芯姐的阴道虽然没有小张的那样窄,但是却也刺激的很,阴茎插入之后我开始猛烈的抽动起来,只是这样实在是累,还没几下我就上气不接下气了,所以我只能把她再次放到床上。

  我从背后插入,然后压在她身上休息片刻后继续抽动起来,同时我把左手插到小张的阴道里。

  阴茎被芯姐温暖的阴道包围着,此时我仿佛觉的自己已经变成了一根阴茎,周围都是粉红色的肉壁,快感从四面八方刺激着我的身体。

  我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阴茎也是越来越热,我知道高潮即将来临,所以我伸手拿过那个小红口袋。终于快感到达顶点,我迅速拉出阴茎,乳白色的精液疯狂的喷入了口袋。

  我没有任何迟疑,立刻打开窗子将它扔了出去,同时我看见,三个人身上出现了三股白烟。白烟跟随着口袋一起飞出了窗口,我立刻关上窗户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射精后的阴茎疲软的躺在那里,尿眼处还有一点残留的精液。就在我休息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外面一声雷响,接着就没有动静了。

  当我看到手机上显示已经是二十四点的时候我才放下心来。

  “好了,都搞定了。”这时候谢谢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我用来装精液的带子。

  “真的?”我问。

  他点了点头,“三个重量级的家伙都在这里了。”说着他关上了门。

  “那我就放心了。”我感觉自己好象虚脱了一样。

  谢谢走到床边把她们衣服口袋里的符拿了出来,奇怪的是三个女人居然站了起来,其中刘姐和小张僵尸般的走了出去,芯姐则钻到了我的被子里。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

  “正常现象,她们现在还需时间恢复,现在支配她们的是她们的下意识。”

  谢谢说。

  我明白了,按照常例今天应该是芯姐陪我,所以她留在了我床上。

  “每个殡仪馆在修建的时候都会有一个镇邪的东西,有的是佛,有的是龙,或者是虎,目的是为了减少邪气,你们这里也不例外,是那个石狮子。”他说。

  “那为什么还有鬼出来呢?”我问。

  “一般的小鬼的话,因为力量弱小,形同虚无,最严重的只是出来吓唬你一下,不会直接伤害你,这种东西可以逃脱石像的震慑,但是问题就出在那石狮子已经裂开了,这样威力就减少了许多,使得很多力量相当强大的鬼怪得以摆脱,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他说。

  “那以后怎么办?”我问。

  “不要担心,我已经在石狮子那里放了其他的镇邪的东西,是一尊雷神像,这样除非是殡仪馆被拆,否则你们可以相安无事了。”他说着,把符递给了我。

  “天亮后把这三张符咒烧掉,然后把纸灰用酒服下可以让恢复被鬼吸取掉的部分阳气。”

  我接过来放在口袋里。

  “好了,我该走了,还有别的事要做呢,这是我的名片。”他说着手上忽然多出了一个纸片。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是空的,连字都没有。

  “要找我的话,把这东西烧掉我就会知道了。”他好象看出了我的疑问。

  “谢谢谢谢。”我说,他的名字太麻烦了。

  “啊,有流星啊。”他说着一指外面。

  “什么?”我扭头一看什么都没有啊,窗户关着怎么看啊,但是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不见了踪影,门还关着呢,他是怎么出去的。

  我看了看手中的名片,然后把它放进钱包里。

  “怎么还不睡啊,明天不用上班啊。”芯姐的声音响起。

  我一看她正坐在床上揉着眼睛,“就睡了。”我说着关了灯钻进被子里,这时候芯姐的手已经在我的阴茎上了。

  “我做了一个梦。”她一边揉着的龟头一边说。

  “什么梦啊。”我翻身用手玩弄她的乳头。

  “呵呵,梦到我们做爱,做的很疯狂。”她笑着说。

  “好啊,那我就让你美梦成真吧。”我说着,把她压倒在身下。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

亲,你知道吗?下载的人越多速度越快,赶快把本页面分享给好友一起下载吧^_^